风雨十年夜归人

【原创】记笔墓盗 原著风/无cp/周更(大概)

*本文来自一个放大的脑洞,正经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脑子不好使对于时间很可能出bug,欢迎捉虫

*如真不适,请轻点小红叉叉,O(∩_∩)O谢谢

*可能和原著稍有冲突,致歉,谁叫他坑那么大。

*作为十年贺文,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在啊~~

说是引子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我是正经分割线———————————————————

我看见远处有几个人,特别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然后,我醒了。

窗外天还黑着,我心里有些预感什么,摁亮床头的小灯,还没适应光线,却发现没被照亮的墙角那个黑影不对,就像是藏了一个人,这么多年,我早就不会怕了,我问“你是谁?”

那影动了一下,沉闷的声音传出“吾乃阴差,今汝阳寿已尽。”我心说,阴间还是古文时期啊,胖子走的时候,要也是遇上了这人,他不得骂娘啊。那影子似乎近了一些,嘿,我一下子就想起来了梦里那群人是谁。

有大奎,老痒,三叔们,潘子,还有啊,好多年前就走了的黑眼镜,前两年走了的小花,胖子。得,我也要来了。爷爷当年说,我们这些盗墓的,都活不长,倒也是我为数不多听到的真话之一了。

估计闷油瓶那家伙明早看到我尸体,也会把我葬在这吧,别说这村子偏僻,但是确实有那么点风水聚集的意思。胖子当年走的时候,说他想回北京了,我现在也懂了他当年为什么那么说,因为我也想回杭州了,那个小铺子还开着,留给了一个和我当年很像的人,都说落叶归根,我也逃不过。

他们多说快死的人,会看到这一生重要的那些景象,我也看到了,第一个蹦出来的,是我小时候的“三叔”,之后,便是“龙脊背”那条短信,进了鲁王宫,遇到那个死胖子,还有......

诶,不对,画面怎么断了,这玩意还要缓冲?老子这信号不好,但是好歹也能让你这标清放完啊。你是不是一会还得加条广告,阎王爷给阴间避暑山庄做代言啊?

这时候,那黑乎乎的东西已经晃悠到我面前了,我平静地看着他,死亡的准备,从闷油瓶走进青铜门那一刻后,我就做好了。他半天没动,我合上了眼睛,心说他这是要没电?又过了一会,那东西说“那个,你从后往前过一次行不?”

我一愣“你能用普通话,刚才用白话跟我扯什么犊子”转眼又一想,啥?倒着活一次?这好事谁不干啊,老子不怕死,不代表我不想活啊。

马上同意,一瞬间那家伙就消失了,我眨了眨眼睛,周围那些景,熟悉,也不熟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