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十年夜归人

【十年】至张起灵的十封情书(十点三)终章

完事了

这么多年了

一切,都结束了

                                                                                                                       

接上

闷油瓶回来之后,我们将他送去了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做了全身的检查。他的身体基本上没有问题,就是神智还不是很清醒,我们将他留在医院里,找了专人照顾。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我问过长沙的一些人,想了解闷油瓶的一些背景,让他们去帮我打听,可是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回复我。

闷油瓶闭了闭眼睛,似乎在思考,隔了很久才道:“我想到处去走走。”

我道:“走走?到哪儿去走走,有目的地吗?”

他淡然道:“不知道,到你们说的那些地方,长沙、杭州、山东,看看能不能记起什么东西来。”

我心里咯噔了一声,这是我最不愿意听到的——他想记起点什么东西来,现在他脑海里基本是一片空白,他的过去是一个巨大的谜题,但是谜题越大,对人的折磨就越小。然而如果他在游历过程中,记忆开始复苏,在他脑海里浮现出的情感片段对于空虚的人来说是诱惑力极大的,一点点的提示都会变成各种各样的线头,让他痛苦不堪。(失忆是痛苦,而你经历了,不仅一次)

陈皮阿四以为人已经全部死光了,下去之后,却看到墓室的一边倒着十几只粽子,脖子全部被拧断了。一个浑身赤裸的人坐在粽子中间的棺材上,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什么都忘了,唯有你这个身手,忘不掉)

楚哥道:“这个人,就是那个之前被越南人当鱼饵的‘阿坤’,也就是现在的哑巴张,当时就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小哥,真看不出来你原来是个种地的。”胖子拿起一边的锄头道:“锄禾日当午,我是锄禾,你是当午。”(真是的,你也不怕被小哥秒了【铁三角怎么可能啦)

我们给他吓了一跳,只见他脸色苍白,似乎非常的紧张。

闷油瓶捏住自己的额头,有点痛苦:“我没法形容这种感觉。”

闷油瓶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像他这种人的心中是否会有常人的纠结我不敢肯定,至少,他表现出来的这种耐心让我佩服。

闷油瓶真是让我佩服,即使这么热,他也岿然不动,一点也看不出烦躁,但是同样浑身汗湿。冰山一样的酷哥同样挡不住广西的大太阳。

我自然是不肯,心说要论身手,闷油瓶还会给你们添乱?

鹿角龙鳞,踩火焚风,和闷油瓶身上的如出一辙。 

我心说我靠,好酷的老头,有闷油瓶的风范,难道这家伙是瓶爸爸?

“说你们两个在一起,迟早有一个会被另一个害死。” (怎么会,不会死,你们的结局,是HE)

我看着闷油瓶,刚想站起来,云彩却抢先朝他走了过去。(嫂子,吃醋不)

他一下就反应了过来,这才忽然泪流满面,大哭道:“他们……他们都死了!” 

闷油瓶也不见了,只剩下了潜水头盔。

 闷油瓶表现得和之前不同,有点古怪,一直不怎么动,靠在角落里,转头看向我,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没有印象,但是我知道,事情才刚开始。”

闷油瓶死死地盯着那些影子,没有回答他,而是对我们道:“我们和它们……其实一样。”

闷油瓶道:“它们在朝我们移动。”

闷油瓶这时反应比胖子都快,一下扑过来抓住我,另一手的军刺就朝裂缝捅进去,刺到那双爪子的手腕上,连刺三下,那东西才放手。

闷油瓶摇头,看了看四周,冷冷道:“不用再干了,没有时间了。”

我手尽快脚乱地爬起来,却被身边的闷油瓶按住肩膀,他轻声喝道:“不要说话,你不要动!”

忽然感到肩膀上不大对,刚才被闷油瓶按住的地方,竟然全是血。(尽管你受伤了,严重,但是还不希望吴邪去参与,你,怕害死他)

转头一看,是闷油瓶,一手架着胖子,一手拿着我的探灯。

我松了口气,看着他一瘸一拐地和胖子走到我身边,把胖子放下,自己也坐了下来,两个浑身都是口子,淌着血。

在几乎遍布全身的血污中,麒麟纹身又出现了。这一次不仅是肩膀,他的上半身几乎已经燃烧起来,蔓延到全身。

他往后面的石壁上一靠,淡淡道:“我和他,走不了了。”

他忽然朝我笑了笑,道:“还好,我没有害死你……”(这个笑,真是,令人太心疼了)

我愣了。他一阵,吐出一大口鲜血。

他仍微笑着看我,头缓缓地低了下来,坐在那里,好像只是在休息。但是,四周完全寂静了。(寂静,无声)


我上去对他道:“快快!把衣服脱了!”

  他愣了一下,面露不解,我把手里的图给他看,这样那样不停的解释,他仍是不理解,但还是按照我的意思把衣服脱了下来。

闷油瓶身材匀称,面无表情,穿着西装倒是非常潇洒,惹眼得要命。(啧啧啧,男神啊)

让我忽然就清醒过来的是闷油瓶,他忽然将他的手按到了我的肩膀上,一下把我惊了个哆嗦。

 我不知道什么意思,难道是看我蒙了,告诉我有他在让我安心?不过给他这么一捏,可能是条件反射,我忽然真的就镇定了下来。

其中一个铆足了劲抡起钢管就朝闷油瓶的脑袋砸去,那一下要是砸到肯定颅骨爆裂,但是几乎是一瞬间,那钢管就被闷油瓶捏住了,而且没有任何的缓冲,钢管高速落下直接被捏住后就完全静止,那家伙一定感觉自己砸在一根钢筋上。接着闷油瓶顺势把钢管往下一拉,那人给他拉了一个趔趄,同时闷油瓶的肘部往前一翻,那人的脑袋就撞在闷油瓶肘上,摔翻了出去。

另一人的钢管从边上砸他的腰,闷油瓶抽出前一个人的钢管,直接挡了过去,钢管交击火星都打出来了,那人直接被震了出去,钢管落地。

我以为我会看到闷油瓶杀开一条血路冲过去制止琉璃孙,没想到,他做了一件我们瞠目结舌的事情。琉璃孙也许永远也想不明白,那根钢管是如何从四十米外飞出准确地打到他的脑袋上的。(打架这件事,小哥绝对有优势啊)

  我以为我能看到闷油瓶一路快杀过去,一路冲倒拦截者,然后犹如幽灵一样出现在那老头面前,但是他没有,他选择了最经济和省时的办法。

老太太浑身都有点颤抖,对着闷油瓶道:“让我看看你的手。”说着抓起闷油瓶的手,只看了一眼,她就后退了几步,脸色铁青。我心说不好,难道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其他恩怨?没想老太婆一下跪了下来,连着边上一直伺候着的霍秀秀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地跪了下来。

闷油瓶没有回答她,反而转身对我道:“带我回家。”(回家,10年,再回家)

反手握着就迅速朝闷油瓶的方向冲去,我立即大叫当心,却看到闷油瓶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上。同时闪电一般一个影子从半空中压了下来,瞬间用膝盖将那小子整个顶翻了出去。

转头对霍老太点头:“够格,你眼光不错。”说着指着闷油瓶,“这家伙归我。”

“我要出去买样东西。”他淡淡道。我又和胖子对视一眼,我无法形容我的感觉,但是我忽然想笑,不知道是苦笑还是莫名其妙的笑,胖子一下勾住他的肩膀:“好啊,小可怜,我终于觉得你是个正常人了,来,让胖爷我疼疼你,你准备去哪儿,连卡佛还是动物园。”

我忽然想到,闷油瓶算不算也是艺名。他要是也唱戏,估计能演个夜叉之类的(你就这么吐槽,瓶子知道吗?)

闷油瓶在就好了,我再次出现了这样的念头,忽然就发现,那么多次化险为夷,原来不是我命好,我身边的那两个人解决了那么多的问题,我已经当成理所当然的了。

我从来没有那么不知所措过,如果是平时,我还能冷静下来,因为我身边有闷油瓶和胖子(私心了,铁三角永远)

发现闷油瓶果然不见了。“职业失踪人员果然名不虚传。”我心说。

而以闷油瓶这样的身手和魄力,他认定的有去无回,基本上就真的是绝无一点转机了。

    我一下就看到小哥缩在那堆衣服里的脸。

  我愣了一下,顿时僵硬住了,那一瞬间,我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

  我无法描绘我心中的那种空白,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死了?

  开玩笑吧。

  真的死了?喂,这是哪门子国际玩笑。

  “醒醒,回家了。”我拍了拍他的脸。忽然我就觉得很好笑。

我在他的尸体边上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呆呆地看着。(这时候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了)

  可就在我刚觉得眼泪准备要流下来的时候,忽然我看到闷油瓶的手动了一下,在地板上划了一下!(恭喜眼泪成功出柜)

就在我们纳闷的时候,我背上的闷油瓶忽然动了动。我看到他的手伸了出来。我回头看他。他极度虚弱,还是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有没有完全清醒过来。胖子也回头看他,轻声问道:“小哥,你想干吗?”“我来。”背上的闷油瓶轻声说道。

闷油瓶非常虚弱,他立即又闭上了眼睛,我就道:“你好好休息。”说完就看到闷油瓶的嘴巴动了动。

  我觉得他好像在说什么,等了等,果然他的嘴巴又动了动。我确定他是想说话,就把耳朵凑了过去听,听到他在说:“酷爱舟。”(虚成这样了都)

酷爱舟是什么意思?是什么电脑的品牌吗?我就道:“好,乖,我们出去就给你买。”胖子转头,他已经有点恍惚了,问道:“买什么?”(人妻的天真)

我让胖子去听,胖子听了听,就皱眉道:“不对,小哥让我们快煮粥,他想喝粥。”(脑回路不正常的胖子)

喝粥,我心说小哥什么时候这么不靠谱啊。胖子突然一拍大腿,”什么喝粥,小哥让我们快走!”

小哥慢慢地放手,低声说道:“继续,不要停。”(突然发现这句话直接拿出来,好像哪里不对)

我来到了闷油瓶的身边,问他道:“你到底想干什么?”闷油瓶看向我,淡淡地说道:“没有时间了,已经到尾声了。”

”后面的路,我只能一个人走,你们已经没有办法和我同行了,太危险了,而且这事儿和你们也没有关系。”闷油瓶背起包裹就朝外面走去。

他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是一个为了目的而一直往前走的人,就算他走的道路上竖立着无数的倒刺,他也会一直往前走,一路不管任何伤害,直到他所有的肉被倒刺刮掉或者他活着到达目的地。(现在,他从目的地出来了,之后的故事,简单平和)

闷油瓶,他似乎一直是一个很被动的傀儡,他在所有的事情中,似乎都是为了别人的目的而行动的。

如果你身边的亲人有一个去世了,而其他人都健在,你会觉得这一次的去世,是一次巨大的浩劫。而如果你身边的亲人,在一年内一个接一个地去世了,你会慢慢地麻木。而小哥离开时的眼神,似乎就是后者。在很长的岁月里,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以各种方式死去,你发现任何人都无法在你身边留下来,这个时候,对于死亡,你就会有另一种看法。比麻木更深的一层,就是淡然,对于死亡的淡然。

 ”我来和你道别的。”他道,”这一切完结了,我想了想我和这个世界的关系,似乎现在能找到的,只有你了。”

一种强烈的不祥感让我如坐针毡,他要离开的,是这个城市,和我这个朋友吗?不是!那他要离开的,难道是这个世界?

闷油瓶以前说过,他只救不愿意死的人,如果对方自己可以选择死还是不死,而对方选择了死亡,他是不会插手的。

他并没有跪下来,而是淡淡地看着,夕阳照在他的脸上,有一种极致的苍凉之感。

”意义这种东西,有意义吗?”闷油瓶对于”意义”这个词语,少有地显出了些许在意,他看着熊熊燃烧的篝火,道,”‘意义’这个词语,本身就没有意义。”

“我要守护的这个秘密的核心,就在这扇青铜门后面。守护这个秘密需要时间,我会进入青铜门之后十年,等待下一个接替者。”

 闷油瓶点头:“我已经是张家最后的张起灵,以后所有的日子,都必须由我来守护。不过,既然你来了这里,我还是和你说,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能记得我,你可以打开这个青铜巨门来接替我。”(十年之约)

但是,我意识到自己还不能停,我还必须走下去,因为还有一个十年。(这个十年,我们走过来了)

盗墓笔记后记

闷油瓶:这是一个强大的有如神佛一般的男人。有他在的篇幅中,我总是能写的格外轻松,因为只要他在身边,就能为你挡下一切的灾难和痛苦他没有言语,不会开心,不会悲痛,他总是像一个瓷娃娃一样,默默地站在那里,淡淡地看着一切,然而,你知道他是关心着你的。
永远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像他那样,给你带来那么多的安全感。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在书写这个男人的各种举动时,心中总是反着一股深深的伤感。
正如自己所说的,他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他和世界的唯一的联系,似乎并没有多少价值。他不知道自己来自何方,不知道自己将要去往哪里。
他只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有意见他必须要做的事情。“你能想象么?
有一天,当你从一个山洞中醒来,在你什么都不知道,疑惑地望着四周的时候,你的身上已经有了一个你必须肩负的责任,你没有权利去看沿途的风景,不能去享受朋友和爱人,你人生的中所有美好的东西,在你有意识的一刻,已经对你没有了意义。”

 张起灵就是这样默默地背负着自己的命运。最让我心痛的是,他只是淡淡地背负着,好像这一切都理所当然,好像这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如果你问他,他只会默默地摇头,和你说:“没关系。”这就是我写出来的这个男人。他背负着世界上最痛苦的命运,甚至比死亡还要痛苦一千倍,然而他不怒不帅,既不逃避也不痛苦。
他就在那里,告诉你他所保护的所有人,没关系。在《盗墓笔记·捌》的结尾,我让他再次沉睡,十年之后,才有再次唤醒他的机会。这也许不是一个很好的结局,对于所有的人来说都不是。
但是,对于他来说,我真的想不出更好的结局。

“这是我的朋友,请你们走开,告诉你们老板,如果我的朋友受到任何一点伤害,我一定会杀死他,即使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他,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闷油瓶淡淡地说出了这句话,身后是不知所措的胖子和吴邪。(告诉你们,张起灵有情有义,他一点一滴地,就渗透进了心里,没有一丝防备,他就成为了男神,男的,神)

《十年》

人们说,忘记一个人,最先忘记的是他的声音,但是当他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我没有意思陌生。“你老了”他说道。(因为记忆中,一直是10年前的你,但是现在,我仍然记得你,认得出你)

胖子上来,一把勾住闷油瓶的肩膀,弄得他一个踉跄:“哪能和小哥你比啊。你舍得出来啊你!”

闷油瓶被摇的东倒西歪。

我爸把袖子拉下来,遮住了我手上的伤疤,(放掉十年的背负,从此,依然天真无邪)站了起来。

他朝我笑了笑,(笑了,这个笑,绝对是发自心底的高兴)我提起包:“走吧。”

我们只是,

好久不见

(一切都结束了,平和的结局,没有坑,没有任何需要迟疑的东西,他们就这样,走出长白,到那个安静的山村,退休,胖子走出了云彩的阴影,吴邪遮起十年的苦痛,再回天真,小哥出了青铜门,这最后一项大事,也就此结束。

这个时候,他们仿佛回到了初见之前,没有阴谋,没有迷局,没有想知道的一切,这个时候,他们只是认识了兄弟,那种可以放心地,把后背交出去,可以互相信赖,情义远超生死的兄弟。

这是盗墓故事的结束,但是,也是他们新的开始,之后,他们三个可以没事插诨打科,胖子负责插诨,吴邪负责打科,小哥负责凑够三个。

三胖子,让你们拥有了美好的结局,所以,好像之前的什么沙海,藏海花,都没有当时现象中那么重要了,看着你们幸福,就好。)

                                                                                                                    

真的结束了,心底里突然感到缺了什么似的

盗笔结束了

但是其实三叔微博上说的对“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还有YY歌会说的,只要稻米们在,盗笔就在。

这本书应该是我第一部接触的网络小说

它带我来了这个圈子

认识了许多小伙伴

真的,好开心

感谢三叔,感谢盗笔

感谢,这个世界,让我们相遇

                                                                                                                    

http://weibo.com/yanyuxueqing

那个,本人微博,可以调戏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