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十年夜归人

【十年】至张起灵的十封情书(十点二)

接上篇继续整理

我常常想,那挨千刀的闷油瓶,他现在在干什么呢?(嫂子有点哀怨啊)

我用力挣扎了几下,制住我的东西力气极大,我连一点都动不了,同时我就听到耳边有一个人轻声喝道:“别动!”(回归了)

虽然只有两个字,但我还是马上听了出来他是谁!这竟然啊是闷油瓶的声音。(声音)

闷油瓶还是淡淡地看着我,摇头道:“我的事情不是你能理解的,而且,有些事情,我也正在寻找答案。”

他把脸转回去,看了看火,说道:“我不会回答的。”

他猛地把脸转了过来,看着我,脸色变得很冷:“你不觉得你很奇怪吗?我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你?”(嘤嘤嘤嘤小哥)

闷油瓶看着我道:“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不让你知道这个真相的原因呢?”

他淡淡道:“其实,有时候对一个人说谎,是为了保护他,有些真相,也许是他无法承受的。”

他继续道:“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我做的所有的事情,就是想找到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看着自己的手,淡淡道,“你能想象,会有我这样的人,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人会发现,就好比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我存在过一样,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吗?我有时候看着镜子,常常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一个人的幻影。”(瞎说,现在的你,有胖子吴邪,有一个稻米军团,有一个三胖子,把你联系在这个世界上)

 

我说不出话,想了想才道:“没有你说得这么夸张,你要是消失,至少我会发现。”(算不算告白!!!)

 

他摇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说着就站了起来,对我道:“我的事情,也许等我知道了答案的那一天,我会告诉你,但是你自己的事情,抓住我,是得不到答案的。现在,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同样是一个谜,我想你的谜已经够多了,不需要更多了。”说着就往回走去。

 

他就朝我淡淡笑了一下,摆手让我别问了,对我道:“另外,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第四次笑啦笑啦笑啦笑啦,嗯,还是吴邪有办法啊,让一个面瘫笑多不容易,这就笑了,就是因为你告诉他你会发现的!!!)

 

闷油瓶的话就更少了,甚至最近他的脸都凝固了起来,一点表情也没有出现过,也不知道这人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东西,也许他真的像定主卓玛说的:他自己的世界里,一直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他根本没有必要表露任何的东西。(不,他的世界,现在有你们)

 

还好这家伙总算有良心,在我袖口上抹了血,不然这一次真给他害死了。(小哥一直很有良心,只不过一直都是默默地)

 

闷油瓶和潘子的气势很凌厉,两个人犹如石雕一样死死盯着蛇的眼睛,蟒蛇似乎能感觉到潜在的危险,犹豫不前。

 

我一看心说我操,他竟然在和这条蛇肉搏,忙大叫了一声潘子,快去帮忙!


闷油瓶的黑金古刀丢了,胖子手里是我的匕首,他自己的匕首也没有了。闷油瓶和潘子的肩膀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血孔,给蟒蛇的牙齿咬的,特别是闷油瓶,他可能是硬挣脱出来的,很多伤口都豁开了。

 

闷油瓶对于自己的情况,似乎讳莫如深,但我明白,这些问题有很大一部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凭空出现的一个人,没有过去,没有将来,似乎和这个世界没有任何联系”,这是他对他自己的评价,偶尔想想真的十分的贴切。(现在不贴切了!!)

 闷油瓶仔细一看,惊叫了一声:“天哪,是陈文锦!”

我总感觉这一次,可能要出大事。这也可能和闷油瓶的反常有关系,虽然我不愿意这么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在闷油瓶的身边,我没有以前那种安定的感觉,反而更加觉得心神不宁。(小哥自带让人安心的Buff)

我大叫一声,正准备扑过去,就看到那人转过了头来,我一下愣住了,我看到满是泥浆的脸上,有一对熟悉无比的眼睛。竟然是闷油瓶

他不置可否,看了看我道:“在这种地方,多一个少一个都一样。”

我有点意外他会说这种话,不过他说完就站起来,拿起一个提桶,去营地外的水池里打了一筒水,然后脱光衣服背对着我开始擦洗身子,把他身上的淤泥冲洗下来,我看他的样子知道没什么话和我说,心里有点郁闷,不过总算他回来就是一件喜事了。

闷油瓶真是一个神奇的人,虽然他寡言寡语,但是他的出现在好比一针兴奋剂,一下子我看的出胖子一下子是发自内心的高兴。(高兴,就是高兴)

我躺下不久也睡着了,大概是因为闷油瓶在的关系,这一下就睡沉过去了,觉得特别的安心,到了傍晚才醒来。

闷油瓶摇头:“你们警觉性太低,如果我们判断正确,那么这种变故将极其凶险,恐怕你们无法应付,今天晚上我守全夜,你们好好休息。”

先惊的是闷油瓶被咬了,胖子什么也没说清楚,但是那些蛇奇毒无比,被咬之后是否能救,我不敢去想。然后惊的是闷油瓶这样的身手和警觉,竟然也会被咬,那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时候身后一声肢体摔倒的声音,我回头一看,闷油瓶晕倒在了地上。(果然,你也是常人,不会永远强大的不可及,你也会受伤呢)

 闷油瓶继续涂抹,我们就看到了一幅幅古老的浮雕出现这里的岩石上,虽然经过这么多年下来,但是依然形神俱在,在闷油瓶的涂抹下如同魔术一般浮现了出来。他涂完后就站立不稳,我立即扶住他

他忽然抬起手指着那敌方首领,对我道:“我认识这个人。”

“你知道什么是老鸨吗?”闷油瓶突然问我。

听到胖子声音从远处传来,骂道:“你们两个卿卿我我的干什么呢?有完没完,老子叫了几遍了,你们到底要不要吃饭?”


他没回答我,想了一下,忽然对我道:“跟我来!”

闷油瓶就看着我,忽然就道:“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我首先看到了最吸引我注意力的闷油瓶,道:“这就是小哥。”(嗯哼)

只见闷油瓶猛地跳了起来,踩着胖子的肩膀用力一蹬就飞了起来,双膝凌空一压,一下子卡住一具血石的脑袋,用力一拧就连着它的脑袋一起拧了下来,然后用力一脚把无头血尸踢进堆里。那无头血尸翻倒在尸群,露出了后面的雷管。

闷油瓶大叫:“退回去!我来引开它们。”

我们看来路因为一路炸过来,血尸还没有完全聚拢起来,只得重新退回去。闷油瓶对胖子大叫:“刀!”

胖子一边开枪一边甩出一把匕首,闷油瓶凌空接住,一下划开自己的手心,对着那些血尸一张,那些血尸顿时好象被他吸引一样,全部都转向了他。他离开我们,就往上走。那些血尸不知道为什么,立即就跟了过去。

闷油瓶已经淹没在血尸群里面了,连影子也看不到了。那拖把就道:“他妈的够仗义!”

我抢过他的枪大骂:“够仗仪你妈!”就想冲回去,心说怎么可能让他牺牲掉,胖子将我拉住,对着那边大叫:“小哥,我们到了!”

忽然看到了闷油瓶从血尸群里翻了出来,犹如天神一般踩着一边的几乎垂直的岩壁就蹬了上去,然后一纵跳出了包围,借着冲击力就地滚到血尸稀疏的地方,接着就看他几乎是毛腰贴着地面在跳,从血尸之间迅速穿过,瞬间就退到丹炉边上。(身手啊身手,秒杀啊秒杀)

走在最前面的闷油瓶回头看了我们一眼,我们也只好闭嘴,到了这份上,讨论这些完全没有意义。殿后的黑瞎子就笑,这两个人一个黑,一个白,一个冷面一个傻笑,简直好像黑白无常一样,让人无语。

闷油瓶让我们不要靠近,他指着王座四周地面雕刻的花纹,是一只大头小身的人面鸟,花纹呈现一个圆盘将王座围在中心,他用奇长的手指摸着圆盘的边缘道:“有细小的缝隙,可能也有平衡机关,不要靠近她。”

闷油瓶在自投罗网。

我就这么抬头看着闷油瓶爬上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闷油瓶也完全消失在孔洞的深处。

我以为是胖子在说梦话,压根没在意,几口将饼干吃完,想去叫醒他。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一个激灵,我看到,在我和胖子之间,竟然躺着一个人。我一下从恍惚的状态中挣脱了出来,仔细一看,发现那竟然是闷油瓶。

我贴近他的嘴唇去听,就听到他在不停的急促地念着一句话:“没有时间了。”

闷油瓶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我不了解,但是在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方面我还是可以打保票的,这种人的心理素质已经到达了一种境界,要想让他受到极大地刺激是非常困难的。

我看了看闷油瓶,立即妥协了。是啊,我一直想着一个人都不能少,最后可能连闷油瓶都被我害死

最严重的是闷油瓶,住院之后他已经恢复了意识,但是我们发现他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过渡的刺激让他的思维非常混乱,医生说要让他静养。(第一季就这样了完结了,之后的故事,更是一种心累,小哥,你还好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