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十年夜归人

【十年】至张起灵的十封情书(十点一)

整理盗墓笔记中所有经典关于小哥的描写(加短短评论)

三叔写的原文不会小学生文笔

手打偶尔错别字见谅

至今天回归的张起灵,微博上守0成功

                                                                                                                    

至张起灵

“嘘,听!有人说话!”(说的第一句话,铭记)

“刚才就是这东西。”

那闷油瓶的手上不一会儿便滴满了血,他把血手往那白衣女子一指,那女子竟然跪了下来。(刚开始的显山露水)

那闷油瓶子好像失血过多,一直没醒过来,我把他扶到牛车上,这人也真是的,身子软的像个女人似的,好像没什么骨头一样。(人家会缩骨,人家当然软⁄(⁄ ⁄•⁄ω⁄•⁄ ⁄)⁄)

闷油瓶自顾自,他摸到一块砖,突然一发力,竟然把砖头从墙壁里拉了出来。

闷油瓶的脸色已经白了,眼睛死死盯着那石棺,知道可能出事情了。

  这个时候,我就听到了“咯咯”的声音。我转头一听,不由一阵发寒,那声音不是从棺材里传出来的,竟然是那闷油瓶发出来的。(粽子语10级)

不由大喜,这人不就是闷油瓶吗?

那胖子已经按住了潘子的脚:“从你们的表现来看,我相信他多一点。”

我一直觉得那闷油瓶不错,因为只要有他在,我就觉得很有安全感(那是,安全感max)

闷油瓶站在台阶下面,浑身是血,身上不知道时候出现一只青色的麒麟文身,他的左手还保持着甩出刀后的动作,右手提着一个奇怪的东西,等我们看清楚,全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右手上提的,竟然是那具血尸的头颅。

怒海,渐入谜团

“一起和我进海斗的那几个小子里,有一个人,好像长的和那闷声不响的小哥很像!”

“为……什……什么他二十年来一点都没老?”

他一愣:“粽子?加兴五芳斋粽子?”(别闹!)

我和胖子同时一愣,这张秃子的声音怎么变了,而且还这么熟悉,只见他突然把身子一挺,就听咯哒一声,他的身高竟然长起来好几公分。接着,他又向前伸出手,同样一发力,又是哒一声,那手也突然长出去几寸。(奥斯卡小金人绝对得给你啊)

我看的下巴几乎都要掉下来了,心说这不是缩骨吗?

我,我一看,几乎傻了,那人皮面具里面,竟然是闷油瓶!我呆了一下,突然就起了无名业火,这下子也太能装了,简直都能当影帝了,我还真的一点都没发现。

闷油瓶哦了一声,突然一笑,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笑了笑了笑了笑了笑了,第一次笑了笑了笑了,整本书就笑了5次,算上新更新的部分也就6次,这是第一次第一次笑了笑了笑了)

突然听到边上的闷油瓶说道:“这地方我好像来过!”

我一看他的眼神就觉得不对劲了,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他经常有的那种淡定,换成了一种几乎死灰一样几近绝望的眼神,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死人一样。我忙问怎么回事情,他的抬头看着我,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二十年前的事情,我想起来了——”(只能说,心疼)

那个霍玲一看到自己的发现竟然引出了这么重大的发现,不由欣喜若狂,就在张起灵脸上亲了一小口,这一下另的几个男的马上吃起醋来。(╭(╯^╰)╮别人吃醋,我也吃醋,嫂子更吃醋)

闷油瓶看着好笑,也直摇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不是苦笑,不由也觉得他变的似乎有点人情味起来,看样子人之间还是要多交流的嘛。(又笑了笑了笑了笑了,第二次了笑了笑了笑了,面瘫笑了,嫂子果然这阵呆萌,看看看,小哥笑了)

闷油瓶已然察觉后面劲风突起,没有办法,只好放下石板,一个打滚先逃过一击,那海猴子一爪落空,马上又是一扑。我知道闷油瓶必然有能力对付这东西,也不是很担心,只见他往前跑了几步,把海猴子引到一根楠木柱边上,突然一跃,第一脚踩到柱子上,然后一蹬,凌空跳舞一样的一个转身,两只膝盖就狠狠压在了那海猴子肩膀上,只把那海猴子压的身子一矮,查点跪了下去。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功夫,只看的眼睛一亮,不过那海猴子非常的强壮,这一下子几乎没对它造成影响,不过闷油瓶还不罢休,不仅没有立即跳下来,反而双腿一夹,用膝盖夹住了它的脑袋,然后腰部用力一拧,就听一声清脆的喀啦,那海猴子的脑袋不自然的被拧成了180度,整块颈骨都被绞断了。这一系列动作几乎在一秒内全部完成,简直是秒杀,我和胖子看的下巴都掉了下来,都觉得自己脖子一疼,好像抽了筋一样,我想起那血尸的头,心说肯定也是这样被他拧下来的,不由直吸凉气,这一招太狠了,我都替那海猴子觉的不值。(啧啧啧,这身手,真是秒杀众生啊)

他淡淡道:“我和你们不同,对于你们来说,这里的事情只是一段离奇的经历而已,而对于我,是一个巨大的心结,如果不解开,就算我什么都记得,这一辈子也不会好过。”(无话说,只心疼)

闷油瓶摇摇头,说道:“这方面我只懂点皮毛,也是自己做检查的时候听到的,要再进一步判断,我就无能为力了。得去专业的医院。”(心疼啊)

云顶,一场终端的开始

他最后看到的就是那苗人首领淡定的眸子和他身上的舞动的麒麟纹身。(嗯哼?)

果然,一双淡然的一点波澜也没有的眼睛正看着我。我松了口气,闷油瓶眯起眼睛看了看我,又转过去睡着了。(铁三角再聚)

一边的闷油瓶已经跪了下来,朝着远处的三圣雪山,十分恭敬的低下了头。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显露出了一种淡淡的,十分悲切的神情。(十年后,你笑着从这里走出去)

闷油瓶蹲下身子,用他奇长的手指夹住一块青砖,用力一拔,硬生生将砖头从地面上拔了起来,叶成和华和尚看的目瞪口呆,嘴巴都合不拢。

闷油瓶道:“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到了这里,好象情绪都很焦躁,连吴邪都发火了。” (咳咳咳咳,注意点啊,快七夕了,虐狗记得小心啊)

只见闷油瓶竟然也穿着同样的盔甲,走在了队伍中间

我看到闷油瓶注意到了我们这边,把头转了一转,正看到我和胖子的脸,他突然竟味深长地笑了笑,动了动嘴巴,说的是:“再见。”(第三次笑了,可这个笑,在当时,怎么就那么令人心酸呢,怕你不出来的心酸)

                                                                                                                    

太长了,一篇更不出来。

分三个

最后那个会晚点,因为毕竟三叔新写的也得整理进去

吴邪的十年,我们的三年

就此,结束

下一个轮回

继续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